微蓝_

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向深秋再走几日

我就会接近她震悚的背影

她开口说江南如一棵树

我眼前的景色便开始结果

开始迢递 呵 她所说的那种季候

仿佛正对着逆流而上的某个人

开花 并穿越信誓的拱桥

落下一片叶

就知道是甲子年

我身边的老人们

菊花般的升腾 坠地

情人们的地方蚕食其它的地方

她便说江南如她的发型

没有雨天 纸片都成了乳燕

而我渐渐登上了晴朗的梯子

诗行中有栏杆 我眼前的地图

开始飘零 收敛

我用手指清理着落花

一遍又一遍地叨念自己的名字 仿佛

那有着许多小石桥的江南

我哪天会经过 正如同

经过她寂静的耳畔

她的袖口藏着皎美的气候

而整个那地方

也会在她的脸上张望

也许我们不会惊动那些老人们

他们菊花般升腾坠地

清晰并且芬芳

秋日愉快🍂🍂🍂

你说人为什么会变老呢?

不好看

两三天就画完了,开心。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春的花 夏的雨 彩虹在天上

When I'm weary and downhearted.

Moons and Junes and ferris wheels,

The dizzy dancing way you feel.